Josui Writings

a niche collection

hardcore

[as an adjective] being so without apparent change or remedy; chronic

不得不承认,我进入了一个(也许是短期)无法治愈的状态。这一周是台风过后的闷热期,面对不定的天气,我的内心像是饿了一个星期的流浪汉吃空的便当碗。

闷在家里的两天,看了 200 页小说,也读完了津田大介牧村憲一合著的『未来型サバイバル音楽論―USTREAM、twitterは何を変えたのか』(《未来型音乐生存论—— Ustream、Twitter 改变了什么》),这本书写于 2010 年,现在读却也一点都不觉得其中的观点需要因为 Apple Music 等音乐流播服务的出现而得到补充。

more »

死語,廃語

某天下班时,走向车站的路上,和同事谈论到,现在涉谷附近年轻人的用语已经逐渐听不懂了,他们会将即使不太长的词汇也想尽办法缩略成两到三个假名。这些时髦语——如同在大陆,「毛用」、「鸟用」逐渐变成「卵用」一样——大多是用来打发「无聊」的杰作。她们无孔不入地传唱于「无聊」新人种间。不过,可悲的时髦语生命力也总是非常短暂。

失去生命力的词汇,被称作死語 (しご)

我认为「新语」与「时髦语」不太一样。有些新语是为了省力,将现有语句的再缩短,例如 HTML5 被某些人略作 H5 是由实用主义催生(我是反对的)。有些在某群体中的区域性新语,则是特有的 identity。十代青少年就是热衷创造「私有暗号」的群体,他们会以使用「大人们听不懂的语言」为骄傲。但随着年龄的增长,骄傲式新语很容易被打入冷宫,这很大程度上缘于这些新语剥离了原型,在造词最初便有严重的语义损失。

more »

小红

开始写回忆录时,我会非常放松。

此篇文章的开头,我要向看完上一篇文章的读者致谢。〈无题〉写了一个很令人懊恼和感到压抑的话题,我可以选择不写,就像大多数人对于「国家政策」采取的态度是不赞同也不行动一样。我需要表达:无论如何不接受事实,客观的存在就是那样蛮横无理;但是也有那样一群人,在剖析和尝试梳理这根本不会有正解的问题。〈无题〉是我强迫自己写的,我必须看到第一世界之外的生活,这是我推进自己朝上走的动力之一。

现在的这篇文章,会有一些淡淡的「情怀」,她也会讲述一个第一世界之外的故事。

more »

无题

这篇文章将尽量以最冷静的状态来写一本我绝对不会阅读的书——『絶歌』

本来我将文章的标题拟作『絶歌』译至的「绝唱」,只是,一来『絶唱』是凑佳苗歌唱「丧失」与「再生」的短篇集,二来我无论如何也绝对不承认这本书可以称作歌「唱」。

于是,我将标题改为直接简化书名汉字的「绝歌」。但反复思考后,依旧无法将这本充满压抑尘埃的『絶歌』作题。最终,我选择了这个干瘪的、毫无斟酌的「无题」。

more »

失味的读后感

这篇文章,在头脑中酝酿了太久,反而不知道如何开头。最初想写下来,是因为 (Hi)story 第 3 期体贴的「剧透小贴士」,因此,我再未点开 (Hi)story 的音频,与其说是不喜欢,不如说是我怕了。

写这篇文章之前,我偶然在 Wired 上读到 Spoilers Don’t Spoil Anything。作者写到阅读小说时,有先看结尾的习惯。毫无疑问,这种习惯被大多数读者归为禁忌。有趣的是,文中引用了 UC San Diago 的「剧透研究数据」。虽然我对作者随后写到的数据随想并没有特别的感受,但文末所引,心理学家于 Psychological Science 发表的论文结语,意味深长:

Erroneous intuitions about the nature of spoilers may persist because individual readers are unable to compare between spoiled and unspoiled experiences of a novel story. Other intuitions about suspense may be similarly wrong, and perhaps birthday presents are better wrapped in transparent cellophane, and engagement rings not concealed in chocolate mousse.

more »

内容世界的造物主

昨天将 Backspace.fm第 104 期听完,从西田宗千佳分析 Apple Music 的视角里,我得到了一些新的信息,并且产生了补充性的想法。

节目从 1:25:45 左右开始讨论关于 Apple Music 的话题,当然,是从 Taylor Swift 的公开信引入的。我之前写到关于公开信的文章,并没有谈到音乐定价上的分析。一来,是因为我作为消费者并没有利益关系(除了支付消费音乐产生的费用,而这一点,我只需要知道结果就可以了)。二来,是我对内容生产方与发行公司之间规则的了解程度几乎为零。

西田宗千佳先生(后简称西田先生)讲到的一点我非常在意:

more »

水無月、梅雨、春雨

在六月的尾声写下这三个词。

六月就是多雨的季节,而日本对于「雨」的描述简直无法细数,仅仅看六月的「梅雨」,就有根据雨量而称的「旱梅雨」 1 、「枯れ梅雨」,根据雨的持续情况而称的「戻り梅雨」,以及根据雨水下降时的速度称的「男梅雨」、「女梅雨」2 等多种说法。

more »

起跑线

「不要让孩子输在人生的起跑线上。」

你可曾听过这句话?

这两日,我经常会想起小时候的事情,将这些还不算久远的成长史与现在的自己联系起来,博弈这不可输的「人生起跑线」。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