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ui Writings

a niche collection

拉普拉斯恶魔

从动画开始接触日本,现如今却不怎么看动画,频率大约一年也就一两部。今年夏天的电视剧除了『民王』,其余几乎都不太值得一看,所以挑来挑去,看了一部动画『六花の勇者』。起初我觉得这部动画只是在讲降妖除魔,没想到是裹着青少年奇幻外衣的心理推理故事。这是部有原著的动画,12 集只讲完了山形石雄于「集英社 ダッシュエックス文庫」连载轻小说中的第一本,而今年五月,这系列小说已经写到了第六本。

最初推理小说的形式流入日本时,叫做侦探小说,后经江户川乱步提倡,也因侦探文学在二战中受到迫害,而改称推理小说。推理小说经过本格、新本格作家的推进,如今,更多地被称作了「ミステリー小説」(Mystery Novel)。日本大众文学,多少都会在故事情节中布下些迷阵,这些谜题有没有能力唤起读者的思考,以及最终的解释是否能令读者满意,就是作家与读者之间的博弈。日本推理小说如此盛行,和这种讲故事的方法让读者无限地贴紧了作家密切相关。阅读的过程,如对话一样不显拖沓、不含隔阂,是这类小说最大的魅力。

more »

死刑与救赎

除了如何学习语言以外,最近遇见的最多的问题可能就是「该看些什么书」。在读书的人里,我读的书非常少,并且多半都是小说。但有一点我很满足,不知从何时开始,我不缺书可读。

去年五月,我第一次乘坐新干线前往大阪。在新大阪下车后,车站书店的门口摆满了東野圭吾的新作『虚ろな十字架』,那天是首发日。和大阪的朋友提起東野圭吾时,他们总是满脸骄傲:说他是亚洲最为畅销的小说家之一并不为过,而这位半路出家的小说家诞生于大阪。

憎む人間が処刑されたら気が済むのか?そんなことはないでしょう。

将憎恨之人送上处刑台就能平息痛恨了吗?当然不会有这种事。

这本书的漆黑色腰封上,巨大的金色明朝体写着「死刑は無力だ」(死刑是无力的!),封面印着的背景是被称作「自杀圣地」的青木ヶ原樹海。

more »

在所谓黑白交织的浑浊中,寻找最纯净的部分

以乙一的名义发表的作品截断在了 2007 年『銃とチョコレート』。看完『平面いぬ。』,我才去查阅了 Wikipedia。原来 2007 年后,乙一以山白朝子和中田永一的名义持续着写作,继续使用乙一的笔名来发表的作品却少到屈指可数。

作家的笔名总是很有趣的。

馳星周就是因为喜欢周星馳而特地将笔名取作星爷名字的回文;江戸川乱歩的笔名又是取作 Edgar Allan Poe 的日文发音;直木三十五将姓氏「植村」拆分为「直木」两字,后面的数字只是当年的年龄而已,因为每年都要改,到后来连编辑都求他别这么玩了(后来他也真的不这么玩了)……乙一这两个新的笔名,还真猜不出来是什么意思,也许,就是没什么特别的意思。最初的「乙一」,据说来自于「Z1」型号的科学计算器,不过乙一在接受WEB本の雑誌的采访时讲到,更重要的原因是想在两个字的基础上,选一个笔画尽可能少的。

more »

简化字、日本語漢字和正體字一起写,我难道就不精分吗!

缘起 Facebook 老貓对「立場新聞」这篇〈人民日報:台灣人日漸接受簡體字 方便有效率 不必因意識形態而棄用〉评语,近日我看了很多有关「繁简之争」的文章,只是没有哪一篇写出了相似的观点,实在是迫不得已,我决定摔一把这个破罐子。

还是得强调一声,这篇文章我不打算写得多有逻辑层次,只作为一个纯粹的汉字使用者来描述体会、认知和陈述原则。

more »

怎样学日语?

半年以来收到的最多的问题莫过于,「怎样学日语?」

生日那天晚上去吃すき焼き(寿喜锅),我和日本同事聊了很多中文的词汇。他们对于中国人早上到公司时不怎么说「早上好」,和不熟悉的邻居也不会见面打招呼这样的事儿感到好奇。我和朋友向他解释到,这并不代表没有礼貌或者不尊敬,也不是人情淡漠,只是逐渐显得「不太必要」了。

日本是很重视礼节的国度,此前我写过,这也许源于比起对立,更向往合作的心理。因此,一些诸如将不满憋在心里,下班时再和朋友大醉一场倾诉苦水的现象实属常态。客观而言,我是觉得降低了工作效率的。公司的社长在社员的眼里是高高在上、值得敬仰,甚至不会出错的存在,换句话说,就是不可反抗。当然,我说的只是普遍现象,并不绝对,任何现象都不能用绝对来形容,后面我也不再写这句补充的话。

那这些和学日语有什么关系呢?

more »

乙一的奇妙世界

在我印象中,乙一一直是一位传奇「作家」,他的作品并不多,但只要搜索「日本有哪些著名推理作家」,他总是很容易进入视线。

这是一位没有流派的作家,你也可以理解为:我不觉得他的作品适合被划分到哪个流派。这一点,东野圭吾也是一样。不同的是,东野圭吾是一个尽可能尝试多种类型的试验派作家。乙一,则是贯彻如一的味道,哪怕纵横现实与幻想。拿起他的文字,读完后,头脑里、心肺里沉淀着久久不能散去的味道,一嗅,便知来自乙一。

more »

来自美食之乡的漫画家

2003 年,我遇见『鋼の錬金術師』,从此,便喜欢上了被粉丝们爱称「牛姨」的漫画家荒川弘。初中时,我还是动画派,不能理解为什么人们会喜欢看静止的漫画和没有抑扬顿挫的台词。直到今年年初将『鋼の錬金術師 完全版』运回家,我才算真正开始看这部漫画的原作。

fullmetal-alchemist-set.jpg

「钢炼」第一页就是这样一幅场景:艾尔里克兄弟触犯炼金术禁忌,尝试复活死去的母亲,爱德华失去左腿,阿尔冯斯则失去整个肉体。

more »

すみません

去年五月份来日本旅游的高中同学跟我讲的最多的抱怨和不解就是日本人怎么这么喜欢说「对不起」,还点头哈腰的。时隔十多个月,再想起来这几段对话,还是感触颇深。「不曾花过力气看清对方时,人的想象力总是惊人得可怕。」

最近没有遇到什么特别的词汇,所以,我想随手写一写这句最为基本的日常用语「すみません」。这句话是真正可以称作「日常用语」的,如果出门,我几乎没有一天不会用到她。将她译作「对不起、抱歉;劳驾」是日汉词典最基本的释义,而大多数情况下,「すみません」都不用于表达歉意。

more »

短章《假面前夜,前夜》

本篇

周五还有给角川书店的新连载,再不开始写这最后一篇就赶不上截稿期了,大约明天这个时候佐藤就要来拿原稿了。屏幕上还剩一半原稿用纸没有填满,光标闪烁的频率却没有丝毫紧迫感。当时,怎么就答应他写这本续集了呢?


1.

「东野老师,《假面饭店》反响非常好!以前从没写过这样认真细致的女性角色,在读者间很受欢迎呢!」佐藤用他那双在沙漠行走一天后发现绿洲般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这本书有可能像讲谈社的加贺和文艺春秋的伽利略一样成为系列吗?读者们很期待新田浩介和山岸直美之间有什么新的展开。」

「我一开始就没有把她当做系列作品写啊。」

「可以尝试一下嘛!主编和我都觉得有一两部连载式的短片故事集也不错。最初写《卒业》的时候,您也不是没有预料过加贺系列会这么人气嘛!」

「酒店前台与警察之间能够发生的接触点太有局限性了,不像警察和记者、大学讲师能有不断合作的可能性。《假面饭店》就是一次临时事件的组合,接下来再有持续性的合作会给读者带来很强的违和感,故事本身也会有捏造的味道。」

「那写一篇不碰面的『合作』如何?感觉会很有挑战性,比如遇见前的故事。最后两人由于某个机缘巧合连在了一起。这样,《假面饭店》就可以看做一场命运的相遇了,对两位主人公有所期待的读者肯定会很满足吧!老师您看如何!」

听佐藤这番提议,我居然觉得「不碰面的合作」这个设定有些趣味,也许能创造一种新的可能性。此前为寻求挑战,在《秘密》、《变身》、《白夜行》里写过不少不同寻常的关系,即使有些写得不尽满意,至少也挺满足。或许新面貌的「隐式连结」,也能有这种感觉。

「我试写下构想吧,『小説すばる』的版面应该过段时间才会空出来吧?」

「好的老师!静候佳音。」

佐藤笑嘻嘻的定番表情,我也数不清见过多少遍了。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