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ui Writings

a niche collection

这是一篇软文

这是一篇设计稿的副产物。如果你想购买文中提到的商品,可以访问众制

文章写成于两周前。笔者不想让这么多文字停留在草稿夹里浪费掉,故登于自己的博客。她是一篇采访稿,为「销售」做了些许加工。

去采访前,我从未听说 Hotman,但仅一天,我喜欢上了这个企业。在那天,我学习到 SPA(Speciality store retailer of Private label Apparel)的概念,日文中写作「製造小売業」,即制造与贩售一体化企业。称它是「小作坊」的高级用语也不为过(就像「高等游民」之于「啃老族」)。如果说日本产业有什么特色,我想,除了细致,应该就是「重视制造本身」了。

SPA 企业的「制造」一词,经常置于「销售」之前。日本造者如需形容,可以用上英文单词「autotelic」。当热爱制造的人们开始着手于销售,应当是群猛虎吧。


下面开始软广,可以关掉此 tab 了。

05.jpg

毛巾的柔软可曾欺骗你?

毛巾是生活中的必备品。喜欢精简出行的人,即使行李再小也会腾出空间交给毛巾。在知乎上辗转检索,会发现,有不少人都在关注毛巾。怎么挑选毛巾?有什么推荐的品牌?毛巾应该怎样使用才算正确?这类的问题下面都跟随着长长的答案。

日本的毛巾企业在对顾客的反馈调查中发现:人们在挑选毛巾时最大的关注点逐渐从吸水性转移到了柔软性。这点在中国也一样,绝大多数人在挑选毛巾时认为:不蓬松的毛巾似乎就不是好毛巾。

然而,Hotman 的毛巾打破了这条快成为公理的结论,用实际品质证明:毛巾的价值应体现在对棉本来功能的极致提升上。

柔软并不是真的亲切

作为人们生活当中最经常接触,也是离皮肤最近的到的消耗品,市面上毛巾的选择实在是五花八门。宣传语之中一定会有一条近似于「意想不到的棉花糖般的柔软触感」。

在 Hotman 的工厂里,从事毛巾制造业 30 年的职人告诉我们

柔软蓬松经常是以牺牲安全性与吸水性作为代价的。

毛巾的生产过程中,不使用润滑剂很容易导致机械故障。为了将这些润滑剂洗净,大多数工厂会使用必要的清洗药剂来处理毛巾,甚至也有工厂在后期使用柔软剂来增强毛巾的蓬松感。这种蓬松感很容易让人感到温柔,因此而牺牲的却是毛巾的坚韧性和吸水性。柔软的毛巾里,容易起毛、掉毛,并且吸水性差的毛巾占多数。

比起这些毛巾,Hotman 的软没有过度,她的棉线紧密而厚实。

毛巾是消耗品。就像牙刷刷毛弯曲时便应该立马更换一样,脱线的开始意味着毛巾寿命的终结。严格控制药物处理的的 Hotman 毛巾具有更强的持久性,据说:柔软是棉本来就有的特性,人的使用自然会将它逐渐呈现出来。过度的柔软经常并不温柔,只是戴了一张名为舒适的假面。

我们从来没有主张过 Hotman 的毛巾具有医疗作用。但曾经受到一位患有过敏性皮炎的顾客来信说,医生向他建议试试 Hotman 毛巾,使用过后,的确获得了好转。

坂本将之,Hotman 株式会社社长

少用药剂除了能够提升棉的持久力,更多的还是给皮肤带来安心。患有过敏性皮炎的人会对药剂处理过的毛巾产生过敏,那么 Hotman 的毛巾就是最放心的保障了。

1-second-towel-2.jpg

何为好毛巾?

如同洁面、洁肤用品,毛巾也在不断进步。日常使用的毛巾而言,「吸水性」是最为重要的指标。棉料的选择、棉线的拧制方法、处理棉的药材都会影响到吸水性。其次才是舒适程度与耐用性。对有色毛巾而言,褪色的难易程度也是指标之一。酒店毛巾多以耐用性优先,高级酒店采用的毛巾也未必是适合家庭使用的毛巾。

药材使用少,棉纤维足够长且具有一定粗度的棉线纺织而成的毛巾具有更好的吸水性。药材使用较多的毛巾会摸起来过于柔软、顺滑。如若以柔软度来选择毛巾,莫过于退而求次。

毛巾本为拭水而生,家用毛巾的选择其实也就是对吸水能力的选择。


一秒的自然与温和

「1 秒毛巾」是 Hotman 近年研发出的新系列产品。所谓 1 秒,指的是剪取1 cm 见方的一部分,将其浮在水面后 1 秒以内便开始下沉的毛巾。这种毛巾有极强的吸水性,贴近皮肤表面就迅速开始吸水,非常适合浴后干发,而且对婴儿的皮肤也很温和。

「1 秒毛巾」由 Hotman 株式会社独家制定标准和执行认证。

1second.jpg

一秒的玄机

一件好物总有它成为好物的理由。只有对各方面有所「讲究」,才真的有品质可言。针对一秒毛巾,我们对社长做了一个简单采访,以了解「1 秒毛巾」之所以能做到一秒的原因。

Hotman 认为日常毛巾最重要的特性应当是吸水性。洗完脸后、出浴后、洗发后的瞬间,人们的双手已经养成了去触摸毛巾的习惯。快速的吸水意味着保持体温和节省时间。「1 秒毛巾」的概念里,急速的吸水性已经被设置成了默认值。即使如此,仍有诸多其他的细节来保证她的优秀。

Q: 除了一秒以外,您认为 Hotman 的毛巾还有什么其他特点呢 ?

A: 全部都是优点。我相信其他公司也会这样说。不过,就像「主动传达」与「让人理解」的区别一样,我们专注于让顾客可以直接感受到毛巾的吸水能力。

各个毛巾产地实施的「选择毛巾时重视哪些方面」调查得到的结果来看:过去,几乎所有人都优先选择「吸水性」;现在,顾客逐渐偏向了「设计」与「舒适」。因此,市面上的毛巾做得越来越柔软。

不过,我们依旧想要专注于毛巾的吸水性,这是我们所认为的毛巾最重要的功能点,「1 秒毛巾」诞生于这种理念。其实,添加药剂是可以做到简单提升毛巾吸水性的,但我们选择不依赖药剂的情况下,最大限度地利用棉本身具备的吸水能力,只有这样,才是真正对肌肤温和的。

title

Q: 网络上我们了解到「1 秒毛巾」被称作日本最高级的毛巾,这「最高级」指的是什么呢?

A:「高级」的确是很难定义的。最贵的线并不能说是最好的线,针对不同人的肤质,「好」的定义是不同的。Hotman 的毛巾使用超长纤维棉,织出来的毛巾不容易产生掉毛、脱线的问题。Hotman 的毛巾上会严格标记所使用棉线的规格。

除了对棉线有严格的选择以外,清洗棉线和染色用的水是埼玉县川越市的优质天然水。Hotman 的棉在制线后均运送至川越工厂清洗和染色,完成后再运回青梅加工。清洗以去除棉线中的不纯物和多余油脂,恢复棉本来的质感和强吸水性。

title

Q:「1 秒毛巾」的开发研究会持续下去吗?

A: 开发一直在持续进行。我们在对「1 秒毛巾」进行严格评价基准的设计,随机剪取毛巾上 1 cm 边长的方形区域测试入水后的沉没状况。其他品牌也有类似的测试,大部分沉水标准并不明确,以「不避免少数例外」一句了事的厂牌也不少见。我们对此非常重视,不允许有个别例外,只要未在一秒内沉水就属于不合格品。

用双手保证品质

进入工厂时,坂本社长腼腆地对我们说 Hotman 是小工厂,肯定不如中国工厂的规模。不过这样不大的规模,也让各个环节更加合理可控。

工作日的每天四点左右,纺织机会慢慢停下,工人们开始清理机器上的棉絮和检查是否有故障。开启车间的门,很难想象一扇玻璃的背后能传来这样震耳欲聋的机械声,在这种常人会认为不合理的环境里,工人们数十年如一日。

「为了让大家熟悉工厂的各个环节,也避免让工作过于单调,工人们的工作都不是严格固定的,他们可以在不同岗位自由切换」社长说:「我自己也在工厂做了十年。」

title

春之樱

「1 秒毛巾」分成常规与系列两个产品线,系列大约每两月便会推出新品,常规商品可以持续销售 10 年。Hotman 带给人的是一种温暖却安静的味道,而这安静,应该是要变得更加火热。

每年这个时候,为了迎接新年,Hotman 会推出惯例的限定新品。突破往年的常规,Hotman 今年推出了刺绣与毛毡点缀的「春樱」系列。这是第一次采用毛毡来体现樱花的形状,比起刺绣,毛毡显得更立体和可爱。

title

在日本,樱毫无疑问是春的象征。而毛巾,则是岁末最人气的赠品之一。

交谈的过程中,坂本社长对中国的文化产生了好奇心,带着一脸茫然的表情问道:「中国在岁末寒暄时会赠送毛巾吗?中国人喜欢怎样花纹的毛巾?会是大红色的吗?」面对这样的问题,哭笑不得之外,更多的是佩服职人们造物的态度。

中国传统的岁末寒暄时确实很少选择毛巾,而 Hotman 在制线、染色与编织上的种种细心,值得让更多人体会。


hotman-towel.jpg

日本唯一以毛巾为主的百年企业

远离东京都中心的青梅市显得非常宁静,让人觉得这简直不像是首都的一部分。Hotman 株式会社就坐落在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工厂的入口也是用于商品陈列和贩售的精品店,店铺门口种植着可能是职人们最爱的植物——棉。

title

驱车前往 Hotman 的工厂,我们了解到根植在这个城市深处的纺织文化,以及这家将传承贯彻到实现的,日本唯一一家专注毛巾的企业。

对谈过程中,社长经常一边折叠着毛巾一边讲解。在我们看来,每条毛巾在他的手里就像小儿一样乖巧可爱,实在忍不住去触摸。

与别家不同,Hotman 是一家从棉的状态开始与毛巾打交道的工厂。只有这样,才能够控制好所有的环节。

坂本将之

明治元年(1868)年就开始从业绢织制造的工厂历史让这句话显得非常有力道。

坂本社长在日本的企业家中算是非常年轻的,当听到他说在进入管理团队之前已经在最前线的机床上工作了十年时,惊讶之余,更多的是佩服他对于毛巾的理解和执着。

棉线原来也可以如此丰富

走进 Hotman 的商品陈列室(同时也是精品店),会发现棉织制品原来可以如此丰富。

除了毛巾、手绢、浴巾等常规商品,还有家用棉拖鞋、限定图案的棉织挂饰、婴儿用浴巾、围兜等几乎可以想到的所有与棉织相关的物品。这些产品里处处透着温和,就如同 Hotman 这个品牌名原本的意味:

タオルの持つぬくもり、つくり手としての熱い気持ち、そしてお客様を想う温かい心

触摸毛巾的温暖,工人双手的热情,与为顾客们考虑的真诚的心

title

绳绒纺织

在 Hotman 的特别商品当中,Chenille Fabric(绳绒织物)是绝对值得一提的。绳绒织法诞生于德国老铺阿尔巴罗工厂,Hotman 引进他们的技术与设备,扩展延伸品牌「Hotman Chenille」并发展至今。

绳绒织法及其复杂。首先要设计点阵文路,然后精确地按照已设计好的距离纺织各色的棉线成布,将这种布垂直剪成条状,拧制加工成专用的绳绒纺织棉线。

绳绒纺织需要在每一次纺织机动作后手工调整棉线的对应位置以保证花纹的正确呈现。最熟练的职人一天也只能织 4 m 左右长,是十分消耗精力的工作。

在最初的会谈室里就摆设着绳绒织法做出的相框,几乎就是一个艺术作品。与传统纺织不同,绳绒织法做出的图案,无论正反面看都是完美的。Hotman 每年会推出年贺绳绒挂饰限量出售,由于织法的耗时,在接到订单到完成纺织一般要消耗四个月之久。

title title

造者轶话

闲聊时,坂本社长给我们介绍了他进入纺织工业的故事。

社长毕业于信州大学纤维学部。以前的公立大学中有很多开设纺织专业,逐渐地,现在就只剩下了信州大学。所以,想学习纤维的学生都会集中到信州,而这里也有很多纺织研究室。

高中时期,他迷上了牛仔裤。复古款的牛仔在当时甚至能够卖到一件 100 万日元。牛仔和革制品是用得越长久就越有价值的材料,这种质感非常吸引他。高二时,他毅然决定去信州大学学习纤维。

找工作的时候我也看过牛仔相关的企业,不过对于我来说,牛仔就是兴趣,并不能提起工作的欲望。比起与陌生人接触,我其实更加喜欢工厂,喜欢默默地接触机械与纤维。

大学毕业后,他向大学教授咨询纺织 SPA 企业,教授便向他介绍了 Hotman,而这条路,一走就是 15 年。


青梅・多摩川流过的纺织乡

近千年前的 1150 年起,青梅便开始了棉的自给自足。260 余年后的江户时期,为了建造江户城,青梅修起了「青梅街道」。这条街道作为连结江户与奥多摩、甲府盆地的近道,在当时引来了众多游人。江户中期对御岳山的信仰更使得青梅变得繁荣起来。传承至今,让纺织于青梅成为了理所当然。

你可以通过「おうめ織めぐり」了解到更多青梅编织的历史。

现在的青梅依旧保存着浓厚的昭和气息。她简直不像是东京都内的城市,也简直不像属于这个时代。

ome-06.jpg ome-03.jpg ome-0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