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ui Writings

a niche collection

为什么我不喜欢开放

这篇文章,接上〈一件事〉,会更有连贯性。

如果互联网思想分为程序员思想和非程序员思想两大圈子的话,那我不幸地生活在这两个圈子的交界处。一方面,我站在盼望 Open World 到来的队列里;另一方面,我并不觉得 Open World 会有多么美丽。

你可以看看这条 tweet 的上下文。当读到「没有别的什么人有东西提供给我们看而已」时,我想到写这篇文章。因为假设性地,「有很多人提供东西给我们看」,便意味着一个 Open World 的雏形,而我认为这是一件很不妙的事情。

今年的苹果,大家都会感受到巨大的变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亲民。我相信不少关注苹果的人,都有一种会起鸡皮疙瘩的「危机」感:亲民固然好,但我怎么就更喜欢那种啥都保密的苹果呢?


UI 设计这个圈子,很早开始就进入开放模式了。

我的大学时期正逢互联网的爆发式兴起,「用户界面设计」突然受到重视,网络上铺天盖地地泛滥起某某某用户体验中心的文章,我在这些文章的灌输下成长成了现在这样——以 UI 设计为工作的前程序员。当年,UI 设计领域的开放比现在还要疯狂,我的推特时间线与 RSS 客户端里充斥着快速滚动的 Project Study 和 User Experience,Dribbble 邀请码据说也能达到几百元人民币的单价……

现在,这种现象开始减弱,却也不乏每年都会出现四五篇 Exploring the Product Design of the Stripe Dashboard for iPhone 。每当有朋友向我推荐这样的文章,且附带「我们也像这样就好了」时,我就会感到不痛快。遂逐渐怀疑:这样的 Open World,对读者而言益处为何。

在做分享模块或观察社交平台时,我经常会看到一个现象:人们要么对非常喜欢的东西点上五颗星,要么对非常讨厌的东西扔下一颗星,顺便臭骂一顿。他们不会像《未来日记》的主人公天野雪辉一样写无差别日记。就像评价料理时,常人只回答是否好看和美味,专家还会回答是否营养平衡。如果信息再毫无忌惮地开放下去,我会担心人们逐渐失去深入判断的能力,对任何内容只剩下「好坏」一词便抛之脑后,越来越缺乏独立思考的连续性和完整性,越来越丧失分解和融入的能力。

「人人都是某某」是开放带来的结果中的最佳案例,这句话给了几乎所有人在任何一个领域的发言权,让专家难以说服客户,让品质变成「逼格」,让信赖产生了更大屏障。于是,我开始感觉到:不信赖,导致开放,又升级成更为复杂的不信赖。这简直就是一个成熟却很不健康的闭环。


朋友 @lepture 在推特上讲 Podcast 是一个很没有信息密度的媒体形式,这段话莫过于表达只希望转载一篇压缩到说「好」就行的文章。这一直是工程师们的通病:「请都封装起来,只把接口给我」。

「务实」一词让理想主义变成了「幼稚」,有时也让原本「性本善」的思维方式变成了「性本恶」。然而,最可怕的一点还是在于:让信息抽取,变成了尽量交给机器的工作。非务实的内容吸收,就像反刍。第一遍,感觉值得一看;第二遍,以「性本善」0 的方式挖掘观点的形成;第三遍,分解和融入。我会觉得,这样才是理想的。

第一遍,谈感觉。不必深讲,服从自己的感觉即可。感觉都不对的文章,也不必花笔墨探索。阅读其实很讲究时机和契合度,「大家都说好」是最不契合的感觉。

第二遍,探索。「性本善」是我所认为最有益的对待问题的思维方式,她能引导我「求因」。不论一段观点是否和自己的一致,承认它的存在是善意的,才会更自然地主动探索产生这种结论的条件。还是 Marco Arment 的例子。印象中,李如一说过:「他要是准备将 Overcast 卖出去,为了吸引更多用户才开始免费,那就真的很邪恶了啊。」1 这里我会倾向 Rio 的看法。因为从 Pragmatic App Pricing 的产生条件上来看,Marco 一直是一位程序员思维的「玩家」,不是匠人,以匠人精神来要求他,难免奇怪,也是没必要的。

第三遍,分解和融入。这里就会谈到信息密度了。我认为,任何一篇优秀的文章,都不会是封装好的干货,不能提供给读者绝对符合兴趣的接口。小说是信息密度极低的典型案例。看文章,是会花力气的,所有冗余的部分,只不过是看似对自己没有必要性而已。若有一毫可以融入自己的片段,则远值回票价,这一毫,自然每个人都不一样。


现在,我很少像大学时一样天天阅读关于 User Experience Design Case Study 的文章,转而寻找更为宽泛的地方获取我的思维接口。一个垂直领域的开放环境,更适合入门,却不能够培养判断能力,更不能培养消化能力。

我会想,期待世界的开放,有时根本就是期待让事情变得不花力气,就像「只给我接口」。我多么期待当朋友看到一篇「好」文章时,对我说的不是「我们也像这样就好了」(和在文章下点个赞无异),而是「这里有几点很适合我们,比如」,或者更简单的「你肯定对这篇文章感兴趣」。这样,我才会安心:开放世界里的人不至于退化,开放世界的物不至于千篇一律。

最后一点:好的文章,一定是作者为自己而写的,至少,这种成分更多。即,肯定不是为了你而写的。喜欢被洗礼的人,是很容易被毁掉的。


  1. 0.〈死刑与救赎〉中最后一节。
  2. 1.a) 《IT公论》#175 现代主义之后关于大众和庸众的永恒话题
    b) Samantha Bielefeld, The Elephant in the Room
    c) Samantha Bielefeld, Big Money is Com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