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ui Writings

a niche collection

为什么要走出去

从清水寺远望京都
大学时的某学长会时不时跟我说:「你太宅了,应该出门晒晒太阳。」每次听到这句话后,我都会觉得自己的确是太宅了,如果没有必要的事,不会走出门。什么是必要的事,现在的日常生活中,就是工作与吃饭吧。

但这句话一听过了呢,就觉得人生在世,一定要尽可能走遍世界 GPS 打卡吗?为什么啊……


于日本之所至

来日本之后出过几次门,按照县统计的话,总共去过:

  • 横浜、鎌倉(神奈川県)
  • 日光(栃木県)
  • 伊豆、箱根、熱海(静岡県)
  • 大阪市(大阪府)
  • 京都市(京都府)
  • 奈良市(奈良県)
  • 金沢(石川県)
  • 氷見(富山県)

不数不知道,一数好像挺多的样子,但是看看地图,也就东京都周边、大阪府周边和能登半岛三块,都没有离开过本州岛。

刚到达日本时,我并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文学作品中最多便是以东京为舞台。所以当我知道东野圭吾是大阪出身时,都有些惊讶,现在想来,他的小说还真的很有关西特色。

两次到关西,都不是我主动考虑的个人旅行,都是朋友到关西旅游,我为了和许久没见的她们会一面而安排下的行程。

随着在日本停留的时间逐渐变长,我真正有了自己想去的地方。首先是兵庫県姫路市、島根県出雲,然后是北海道(还没有想过去哪个城市,但提到北海道,莫过于小樽、札幌和函馆),再之是福岡県福岡市。具体的原因不详述,简单说来就是以这些地方为背景的故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我并不喜欢由于风景有多美而规划去一个地方,不觉得自己需要这种感受大自然或另一种民俗风情的体验。再之一问,美景是什么呢?

我不希望我去到一个地方回来留下的,只是一段「啊,好放松,终于有心情回去工作了」的感觉和诸多观光景点的照片(为什么我要拍这种 Google 地名就可以搜出来成百上千张几乎一样的照片!)。


日本环球影城

清晨的 5:30 从家里出发,第一次坐上了新干线指定席。刚到新大阪站就马上和朋友碰面出发去了日本环球影城(Universal Studios Japan)。

日本环球影城和东京迪士尼(后分别简称 USJ 与迪士尼)关于排队的解决方案很不一样。体验过其中的项目后,也很容易感受到 USJ 和迪士尼所表达出的,给游客完全不同的两种期待。

排队

迪士尼只需购买一张1日券,进入园区后,可以在园区门口选择感兴趣的项目领取某时间段的 Fast Pass,这是免费的。

USJ 除了需购买1日券以外,游客可以选择再购买 Express Pass 套餐。Express Pass 的选项复杂,首先需要挑选固定的项目组合(可能会有特别的期间限定),然后再挑选该组合下的项目时间。

然而看完下面入场券价格对比,我不禁 hmm 了一下。也很容易理解 USJ 里面像逛公园一样的学生为什么那么多了。

/ 1日券 年间票
迪士尼 ¥ 6,900 ¥ 59,000 / 园区;通票 ¥ 86,000
USJ ¥ 7,200 ¥ 19,800

这让我突然想到 Instapaper 与 The Magazine,前者给予用户相对自由的版式设置,而后者为读者设置了一切。以及 Marco Arment 最近那篇「Why not Google?」:

Both companies do have flaws, but they’re different flaws, and I tolerate them differently:

  • Apple is always arrogant, controlling, and inflexible, and sometimes stingy.
  • Google is always creepy, entitled, and overreaching, and sometimes oblivious.

在 USJ 的一天结束后,我认为 USJ 是一个更适合我的游乐园,购买了 Express Pass 后,在园区里我几乎没有花时间考虑接下来去哪个项目。

迪士尼,借用『儿童文学』的标语:「适合3到99岁的游客」,如果我小时候来到那里,应该会多相信几年圣诞老人。她的确不需要一年去好几次,可惜年间票还那么贵。

细节

USJ 让我看到了更多更多的细节,准确来说,是对于虚构作品的还原。迪士尼并没有那么拘泥于复刻原作,体验项目也不会有 USJ 那样多的背景铺垫,保留了更多想象的余地。

哈利波特园区是去年才开放的,也是我最期待的 USJ 园区,谁让我有一个忠实哈利波特迷的室友呢。离开哈利波特园区之前,我给她寄了一张会盖上猫头鹰邮局邮戳的霍格沃茨明信片。邮票是特制四学院院徽拼起来的图样。

如果看到这篇随笔的你有来大阪玩 USJ 的计划,我非常推荐哈利波特园区。

虚拟现实

USJ 是一个虚拟现实的世界。每一个园区几乎都会有一个让游客代入环球作品中主角身份的核心项目。虚拟现实的幻想(它会不会停止于幻想)自从虚构作品出现时就存在了,身临其境仿佛一直都是虚构作品受众的梦寐以求。这样看,梦境也是虚拟现实,虽然经常意义不明。有朋友说她曾做梦到不知为什么被蟒蛇追了一晚上 😆 1

哈利波特园区的「ハリー・ポッター・アンド・ザ・フォービドゥン・ジャーニー™(Harry Potter and the Forbiddon Journey)」项目也许是我体验过将沉浸式虚拟现实做得最接近的。朋友出来以后不停说感到眩晕,这大概是因为有了视觉、听觉与触觉多方面的共同虚拟作用吧。

上一次与虚拟现实接触是在東京上野の森美術館的「進撃の巨人展」,我体验了一把 Oculus Rift。带着重重的 Oculus Rift 的同时,还得配上一副大大的耳机,不得不说装备有点多,看上去就是这个样子的。那次体验仅仅虚拟了视觉与听觉两种感官,带上 Oculus Rift,我感觉自己的方向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如若不是没有感受到重力加速度,也许我真的会觉得自己脱离了现实。

还是去美国环球吧

这是一起游玩的朋友皱皱眉的结论。

USJ 里面最郁闷的事莫过于所有项目的背景录音都是日文配音的了,「完全听不懂啊」,她说。EVA 体验馆里日语对话当然很正常,前往哈利波特馆和蜘蛛侠体验馆时,所有背景陈述都是日语让她很不习惯。

此时我想起了 PSYCHO-PASS 2 中那款手表,电影中,它可以做到同声传译,不,比同声传译更可怕,配音即时覆盖了外语。我想,游乐园这类台词几乎完全固定的项目,以现在的技术水平,完全可以做到让游客听到自己想听的语言吧,这种个性化服务,追加料金应该也会有人接受的。


旅游

如一开始所说,我是一个对旅游没有什么特别兴趣的人。按照学长的话,我宅。

其次,我也是一个不太会玩的人,按照这次一起同行的朋友的话来说,「玩的时候还想什么那么复杂的问题」。

再之,我是一个不觉得「必看景点」很重要的人,所以我拍的照片往往被称作不是重点。

很遗憾由于体验 Beta 后 Restore 到 8.3 之前忘记将照片同步到 Dropbox,我几乎没有保留这次走京都的照片(题图是我在清水寺遥望整个京都市的照片,偶然在新干线上写这些字时 Airdrop 到了 MacBook 上)。我不喜欢自动的服务,所以一直保留手动选择照片同步到 Dropbox 的习惯。要不是身边那一袋「お土産」,我真的不觉得自己跑了趟关西了 😂 。看来要将 workflow 更正成同步所有照片再手动删才行。

于是,我只好写我印象中拍了哪些东西了。嗯,看自己的字我还是可以脑补的,对于读者就真的不好意思了。

Really really sorry about this, I mean it.

下一篇随笔的标题是 「su-ma-ho」,我将写到我都拍了些什么不是游客该拍的东西 : )


  1. 1.因为有人说我写(笑)时却看起来毫无表情,故从今天起换成 emoji。
  2. 2.PSYCHO-PASS 可以说是非常近未来式的虚构作品。我可以用好几篇文章写这部老虚(虚淵 玄,故事原案・脚本)作品中所涉及到的近未来可能性。例如心理数值化,例如更近未来的网络虚拟形象,个性化室内全息投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