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ui Writings

a niche collection

坚持的20年

来日本之后,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如何处理内容,为什么难做,或者做不好。

下午一时起意浏览了一下微博,无意发现一条:

北京电视台BTV今天播出了一段法制节目,称《名侦探柯南》为“犯罪教科书”,诸多青少年相关的事件都在模仿动画中的桥段,引发了不可挽回的结果。

之前也曾经在 Twitter 上看到中国的视频网站需要下架一批暴力恐怖动漫视频的要求。当时已经习以为常了,所以并不是很在意。但如今,较为权威正式的新闻媒体把动漫标记上了“犯罪教科书”的名号。「名探偵コナン」这部作品我已经看了大约13年,感情是非常深厚的。这一说,真的让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業火の向日葵

昨天刚看完从电影院回来,对,我去看了今年的剧场版。虽然推广做的相当盛大,但看完之后,作为死忠而言,老实说没什么感觉,倒是被科普了一番梵高与他的7幅向日葵。

小透一番,明年的第二十部剧场版大约是主线(笑)。

今年的预告片公开之前,就听同事说过,梵高的最著名的那一幅(大约是电影中提到的第五幅)在日本的美术馆,当时我就眼睛放光了(笑)。梵高的作品当中,最喜欢的并不是向日葵,而是 The Starry Night,不过,向日葵也是相当有兴趣的作品。

14番目の標的(ターゲット)

海报

在说“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部剧场版”之时,其实我已经忘记它的具体剧情是什么了(笑)。今天又回味了一下,才想起喜欢它的原因:

为什么要不顾人质的安危开枪?

shoot

这一部作品在伏线上真是做的非常好,关于扑克牌、红酒、急救上还做了科普(嘻),推理作品的特色也很明显,建筑和飞机炸得也不算太夸张(哈)。最主要的是,小五郎好棒!

回忆

13年间,如果只是推理,或者笑点,我对这部作品的兴趣应该不会这么大。

青山刚昌老师其实比较少言,不像尾田老师在SBS上很萌很有趣,回答问题的时候老实说“啊,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就这样画了”。不过从这样少之又少的问答中,还是发现了很多共同点,比如在《福尔摩斯》当中,都比较喜欢《跳舞的小人》

我看柯南学会了唱歌,大实话。

因为《月光奏鸣曲杀人事件》,喜欢上贝多芬的 Piano Sonata No.14, Op.27 Moonlight Sonata

柯南里相当多场景都是日本,或者其他国家的真实景色。我在金泽寻宝篇直播之前去过金泽兼六园,当电视的动画中出现和我拍的照片相同的场景时,还是非常高兴的。大约就是第一次去镰仓朝圣灌篮高手那条海岸电车线一样的心情。

兼六园是金泽著名的庭园,正逢今年四月份开通了北陆新干线,以前要开四五个小时的车从东京到金泽,现在新干线两个半小时就差不多了。

关于金泽这个地名,还有一段传说。据说叫藤五郎的一个人,在一条小溪里西地瓜时洗出了很多金子,因此这条小溪被称为「金城霊澤」,金泽之名便由此而来。日本有很多民间这样的传统小故事,以前曾经拍过一个系列动画,叫做《日本昔话》,我曾偶然的在土豆上看到,没想到一个接一个的刷完了(嘻)。

下面这张图是去金泽的照片和柯南761话当中重合的地方,我有种和动画中的角色处在同一个世界的感觉了(哈)~

动画中与我拍摄的照片重合的地方

尊重认真的创作者

没办法,为了不跑题,得写一点怨言。

看了13年柯南,当听到“犯罪的教科书”,以及随后主播对柯南中剧情内容的说明,让我快开始不信任现在的电视新闻媒体。这7分钟的报道看完后,其实最后的20秒左右说的很到位,我们国家并没有健全的内容分级制度,所以现在只能采取简单粗暴地禁止策略。

单以日本为例,因为我相对熟悉。

日本的内容创作者工作非常辛苦,也有很多作品就是为了讲述他们的努力而诞生的:

  • バクマン(食梦者,小畑健 & 大場つぐみ)
  • ゴーストライター(代笔作家,2015年春季电视剧)
  • 「超・殺人事件」中第一篇「超税金対策殺人事件」(东野圭吾,2001)

等等。

随着年龄的增长,不同的年代,对于同一个作品,有不同角度感受的变化,我想分级制度也是为了这个而存在的。漫画家、作者、编剧可以使用类比的方式将现象、想象呈现在观众面前,它表现思想,或者呈现趣味。

我从来没有从青山刚昌老师的作品(「YAIBA」、「マジック快斗」、「名探偵コナン」)中学习恶意。

86卷内页中写道这样一个故事:

在「川中島殺人事件」取材的时候,青山老师拜托责编给长野县警察打电话打听一些事儿,对方回答道:“规定不允许透露这些内容”。

没办法,编辑又问道:“这次,名侦探柯南要以川中岛为舞台的…”,对方立刻变了语气:“感谢您将县警画得这么优秀!!不过的确上面的规定是不能够透露更详细的情况的。”

长野县这段故事中的警察,姓名非常多都是改自日本著名的武士,非常帅气。小时候看柯南,对鱼线穿来穿去的物理手法、氰化物药理等比较感兴趣,现在看柯南,就像跟着它考古(笑),简直就是本漫画版历史兼物理教材加旅游指导(哈哈)。

过去,人们会把文化比喻成武器。现在有时的确还是扮演着武器的角色,只是,用法难道不是掌握在阅读它的人手里么。就好比有人激动了,拿菜刀当武器,但市场上并不能禁止贩卖菜刀,因为它是必备料理工具,但大人会限制和教育小孩使用菜刀。

和上述菜刀一样,我完全不担心内容会被禁止传播,却非常厌恶无理取闹的对认真的态度泼恶意冷水的行为。尼玛,真想把一整颗大地瓜直接塞进写稿的哪个白痴的嘴巴里堵住。敢不敢尝试画20年连载再口出此狂言!!?

日本内容无敌的商业化

今年年初,鸟取机场重新命名为柯南机场,鸟取县正在通过这部国民漫画,振兴它的旅游业,我觉得这就是内容的力量,不禁非常激动。

从去年开始的柯南推理游 (Conan Mystery Tour) (在活动既定的规划路线中各景点收集线索,推理整个 Tour 谜题的答案。最后的谜底会在活动结束后的连载杂志和电视动画中揭晓),今年的路线规划在了青山老师的故乡——鸟取。这种商业策划简直是对完全不想研究旅行线路,并且是柯南粉的,喜欢解谜的我这种奇葩懒人的极大福音啊。

脆弱的链接

对比起日本的商业联动,我弱弱觉得国内的商业链非常狭隘。从动漫行业来说,它将制造业、商业、音乐、影视、书籍等等各个渠道连得结结实实。比如忠实 One Piece 原画的和服开始贩售,樱花季一过,转眼两个月将是日本的烟火大会,正是浴衣开卖的好时机。日本这样的案例太多太多,很大程度上基于对内容作为链接和用户依赖的尊重,相信无实体内容(思想)强大的商业化、实体化可能性。

在大陆,制造与销售这条线非常单纯,各内容领域几乎互不干涉,内容领域不和制造业产生深入交集,不互相刺激。

又跑题了,这次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