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ui Writings

a niche collection

ambie,完全不降噪的耳机

mainvisual__my_heart_white.png

索尼影音部门 33% 控股的 WiL 社推出了一款 earcuff 型耳机,取名叫做「ambie」,距离发售日已经快两周了,除了日本内以外,大陆和欧美几乎都没有见到硬件报道。我第一时间就入手了这款耳机,价格是入门市场价的 ¥5,500(含税 ¥5,940,约合人民币 360 元)。现在,ambie 的官方网站已经放出了缺货的消息,但可以预约购买。目前来看也不敢肯定是真的人气还是初期产量过低。

聴きながら、聞こえる。
聴きながら、話せる。

这是 ambie 的标语,意味着在听音乐的同时,你可以毫无压力地与周围的人沟通、等电车,放心地走在大街上。从官方网站提供的图片来看,他们推荐你在步行时、等待电车时、Cafe 里、工作时和会议等这样需要听到周遭声音的环境下使用。

写这篇文章前,我使用了 2 天 ambie,有很多体验值得一说。

more »

《王とサーカス》米澤穂信

わたしはまだ、
なにをも知ってはいないのだ。
ひとにものを訊く意味も。
ひとにものを伝える意味も。

米澤穂信《王とサーカス》

《王とサーカス》是「このミステリーがすごい!」2016 年度的冠军,而且,去年的同一奖项也是米澤穂信夺得桂冠。当时等不及图书馆长长的队列,在书店买下单行本,踉踉跄跄算是拖着读完了。也在 Josui 里写过关于《満願》的期待与落差

今年吸取了去年的教训,没有花重金买下难以整理的单行本,在图书馆的系统里排了两百多号人的队伍,终于在四月底拿到了这本书。

《王とサーカス》整体比《満願》读起来更加轻松。我喜欢短篇,因为长篇需要消耗更大的耐心和提前做勇气准备。多数情况下,长篇比短篇多的不是世界观,而是更为细腻的描写:心理、环境和动作。

我是比较害怕这种将舞台设置在海外的故事的。这一设定,注定故事里充满了想直接跳过的片假名。毕竟前次读《絶唱》(湊かなえ),就让我半途崩溃掉。


以下の内容はネタバレありますので、ご注意ください。
以下文本含有文中重要内容,阅读时请注意。

more »

驽马十驾

又不幸地取了没有创意的标题。不过,这个问题我前前后后、零零碎碎想了许久,也算是得出了一个答案。

技术圈吵吵闹闹是经常的事情,Marco 曾经在 Twitter 上说他所获得的成绩是十年以来坚持累积得到的收获。当然有人不出所料地站出来说他这是风凉话,他是骐骥,不是驽马,他的优越条件不是人人都可以具备的。

当时,我的眼里躲都躲不过各家之言。嫉妒、崇拜、愤怒、厌恶……让本来清爽的温度变得燥热不堪。Twitter 上脑子一热的互相嘲讽便罢,站在「凡人」的角度理争「贵族」的不是,反倒更是让我觉着不适。事儿过去已有两三个月,这一话题早就凉到了绝对零度,在我心里,背后的问题却是一直都在持续。

more »

这是一篇软文

这是一篇设计稿的副产物。如果你想购买文中提到的商品,可以访问众制

文章写成于两周前。笔者不想让这么多文字停留在草稿夹里浪费掉,故登于自己的博客。她是一篇采访稿,为「销售」做了些许加工。

去采访前,我从未听说 Hotman,但仅一天,我喜欢上了这个企业。在那天,我学习到 SPA(Speciality store retailer of Private label Apparel)的概念,日文中写作「製造小売業」,即制造与贩售一体化企业。称它是「小作坊」的高级用语也不为过(就像「高等游民」之于「啃老族」)。如果说日本产业有什么特色,我想,除了细致,应该就是「重视制造本身」了。

SPA 企业的「制造」一词,经常置于「销售」之前。日本造者如需形容,可以用上英文单词「autotelic」。当热爱制造的人们开始着手于销售,应当是群猛虎吧。

more »

交换

「book」标签下的读记已自然地成为了一个集结,不知不觉竟然写了这么多。在选择标题时,我曾想要不要给她一个格式,例如「读后感之〇〇」。想了几分钟又改了回来——尽量用几个字写清我对这本书最大的认识吧。

《時計館の殺人》是由系列催生出来的书,绫辻行人老师说,在写这本书之前就已经定好了标题。看馆系列的标题,很容易联想到艾勒里·奎因的国别系列。认为绫辻行人是模仿也好致敬也罢,还剩一本,他就可以达成十册的目标了。


看到标题的第一瞬,我就感觉到《時計館》会讲一个时间游戏的故事。虽然最后的真凶让我不太满足,但时间在这个故事中所具备的体态,是相当丰满的。

more »

We all know that elephants can remember.

英语里还是有挺多与象相关的说法的,像「elephant in the room」、「elephant in a china shop」、「see the elephant」……阿加莎·克里斯蒂有本小说叫做《Elephants Can Remember》,讲述波洛拼凑起多人的记忆碎片,最后解决案件的故事。人的记忆力不能与大象相比,却总有个别人物和事件,像大脑里住着的顽固大象一样,可能一生都不会褪色。

我是想说,我的师。

more »

断章记事 壹号

我不是一个 TL;DR 的信奉者,因为我认为思想必然有其前后文以及繁复琐碎的限制条件。然而有很多不足整章的句子,如若现在不写下来就会一闪而过。故《言葉》之后,《断章记事》会作为 Josui 的第二个系列,归档在「idea」中。

是「残酷」还是「迷人」

人文情怀让科技产物变得更加平易近人。科技诞生于实验室时并不是万人迷,可一旦她成熟,穿上了商业和人文的外衣时便可以变得格外诱人。「酷」一说法来自「cool」,我们这样描述带来人文革命的科技产品。

more »

为什么我不喜欢开放

这篇文章,接上〈一件事〉,会更有连贯性。

如果互联网思想分为程序员思想和非程序员思想两大圈子的话,那我不幸地生活在这两个圈子的交界处。一方面,我站在盼望 Open World 到来的队列里;另一方面,我并不觉得 Open World 会有多么美丽。

你可以看看这条 tweet 的上下文。当读到「没有别的什么人有东西提供给我们看而已」时,我想到写这篇文章。因为假设性地,「有很多人提供东西给我们看」,便意味着一个 Open World 的雏形,而我认为这是一件很不妙的事情。

今年的苹果,大家都会感受到巨大的变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亲民。我相信不少关注苹果的人,都有一种会起鸡皮疙瘩的「危机」感:亲民固然好,但我怎么就更喜欢那种啥都保密的苹果呢?

more »

一件事

这篇文章,缘起 Marco Arment,引线却是第 175 期 IT 公论 1:54:28 起关于「一辈子做一件事情」的部分。听到 Rio 那句「但你不觉得这件事情很反人类的嘛?」我快跳起来了。这句话得让多少一辈子做一件事情的人郁闷,至少,我郁闷到周四了。

节目里关于「一件事」并没有展开讨论。所以,我想谈谈我所理解的一件事。

more »

初识绫辻行人

外出变少了,文章也没有那么好写了,于是近日的文字几乎都由读后感构成。一月前在 Twitter 上,我试图总结小说的趣味:

  • 不谈资格
  • 角度多元
  • 只提假设

这篇简单的随笔可以成为一个解释上述趣味的范例,描述一个谈不上资格的人,从她的角度解读一位(有资格的)职业小说家写的读后感。很拗口,往下看,应该就能明白了。

more »